易燃品

投身冰海。

【Ray x Scout】救赎

文/乙炔

标题瞎起的,问就是打野奥拉夫

两个月没动笔文章全是逻辑硬伤和bug,也算是把心目中的Ray燦写出来了

  

  全志愿不知道这是第几次用这种无比痛苦的方法自我排解,失败像是颠扑不破的魔咒,严丝合缝没有逃生希望的牢笼,让热切的求胜欲渐渐冰凉。上海的春天似乎还是遥遥无期,目光所及都是干枯的树木直直地立在那里,像是向天空伸出的、绝望的手。

  北美的生涯已经饱受诟病,未曾想过来中国也是如此。赢了的局全靠双C,输了不管什么上辅的大锅先背好。他有些羡慕陈文林,有人写了黑他的歌,还能对着镜头小小声地唱出那些满是嘲讽意味的词句,看上去耿直又可爱,真是天生的大心脏。

  全志愿不想再拿肉坦,不灭之握触发的声音听到发腻,上挑的嘶嘶声包含了太多不愉快的回忆,每次只能看着自己短短一格输出,李汭燦和胡显昭的数据好的让人眼红。但他无法,只能在训练不紧张的时候再选出阔别赛场已久的锐雯再去上路砍一把,无论是输是赢,他很享受局势掌握在自己手里的过程,但战队体系如此,他只需要当一个能坦住的前排,合格的背锅位。

  脑子里纷乱的思绪如同乱麻纠缠,纵然心底积了再多怨气全志愿也无处发泄,仅有的中文简单词汇根本无法道明,母语才能消解这份无处安放的焦灼,李汭燦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身在异国他乡,强迫自己适应并不友善的环境,外加拗口难念的汉语,全志愿总显得孤僻了一些,大多数时间他愿意做个倾听者,并非不善言辞,只是暗叹自己学艺不精还需努力。因为语言的缘故,他和队内中单的关系要好一些,翻译小哥虽然交流也不成问题,总归无法和职业选手感同身受。李汭燦明白全志愿所有的不安,总能用话语抚平年轻上单心里怒张的尖刺,人总是有脾气的,平常看起来温温柔柔极好相处的全志愿,输了还是会骂出来,压在喉咙里发音不甚清楚的脏话像是野兽被激怒前的低咆。这种时候也只有李汭燦能与全志愿勃然的怒火抗衡。全志愿当颇有微词,想到最后还是为了他好,况且每次都有不小的几率迁怒到李汭燦,还是哼哼唧唧低头认错了。

  

  “为什么还不睡,精力这么好的啊。”全志愿郁闷地AltF4切掉屏幕又点进重新连接,刚刚一波抠脚操作看的都想喷自己,阿卡丽一时冲动霞阵CD还有大半就冲到后排,Q还稍微歪了一点没打到对面AD身上成功送头。有些错愕地回头碰到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的李汭燦,全志愿心里填满了阿西吧,刚刚菜到人神共愤的操作但愿没被看见。“真是的,一来催睡就关窗口,又不是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比如当着教练的面吃鸡。不过刚刚余光瞟到瞬间出现又被切掉的灰白屏,李汭燦心里了然,一脸疲惫挂到电竞椅上目光落在重新连上的游戏。全志愿眼下浮起浅浅的黑青,精神不济和接连的熬夜Rank脱不开干系,似乎被李汭燦传染了倦意,刚刚还无比精神现在眼睛直泛酸,被烂局搅到不宁的心神也略有平复。眼看翻盘无望,全志愿点了投降,刚想搭李汭燦的话,发现人已经趴在椅背上快要睡着了,没办法只能关电脑,一把捞起昏昏欲睡的中单往房间走。“来催睡的自己现在别人的地盘上睡着了,还有世道吗...”全志愿小声抱怨的同时把乖得过分的李汭燦扔到床上,懒得晃醒他叫他回去了,反正只是一晚上而已凑合凑合。队服宽松方便脱,全志愿没费多大力气就把睡得迷迷糊糊的李汭燦处理妥当,躺下去心里还是有些芥蒂,毕竟身边突然躺个大活人是在不习惯。

  李汭燦睡着的样子有点可爱,不过全志愿想捏心有余而力不足,任由自己陷进枕头里,和人额头相抵思绪滑向眠梦,怀中的人动了动全志愿也无暇顾及,只能略微收紧了胳膊拥住柔软的温热。

  “呜...晚安。”

  

  爱情和友情的边界模糊不清,心底悄然萌芽的好感让全志愿在平日训练之余多了消磨时间的问题,每次接触都无法解答挥之不去的疑惑,他想问问李汭燦的意思,但对这份感情暗恋还是单纯友谊的犹豫不决还是把他拦在了无比熟悉的房间门口,胆怯或者说无谓,暴露在阳光之前怎么解释都算合理。全志愿突然不想纠结这种无聊的事情了,就算他再怎么介怀,爱情在职业选手的排名始终是在最后,过度思考只会拖垮注意力,因此Rank状态不佳甚至输掉比赛,他是最不愿意接受的。

  

  但从那天开始,被刻意忽略的感情拥有了定义标签,是无法宣之于口的喜欢。

  

  全志愿可以把情绪藏得很好,但面对整个训练室只有他和李汭燦的情况,自制力自然而然被消解到近乎无物。又一次输掉了比赛,心底烦躁不用细说,面对孤独Carry队伍的中单也只能落得哑口无言的份,全志愿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趴到椅背上低头报以沉默。今天除了李汭燦其他人明显的状态不佳,几乎全线爆炸,因为单杀稍有起色的中路也没能拯救这盘死局。全志愿自知该背锅,此时李汭燦来找他,他没资格把情绪宣泄在拼命C的中单身上。

  

  “没关系,就是输了一次,最不济还有我。”全志愿抬头却猝不及防撞上李汭燦的嘴唇,手掌的触感抚过侧颊,下颌被轻轻抬起更方便这次突如其来的亲吻。之后说出的话像是在梦里那般模糊不清,全志愿只是双目放空低声含糊答应,李汭燦当他还在为比赛的事情烦心,匆匆结束转身离开。

  

  全志愿状态没有好多少,反倒被突如其来的亲吻扰乱思绪几天心不在焉,陈文林和明凯时常吐槽他不知被什么勾了魂,反倒训练赛更认真了。打比赛总还是要动真格,杰斯阿卡丽高光表现吸粉无数,胜利似乎带有惯性一样,一旦有了开头便会一直延续下去。

  

  就算成绩慢慢赶超上来,晚睡早起还是不可避免,全志愿腹诽死板的规定但也只能爬起来训练。窗外一抹亮色吸引了他的目光。原来花已经开了啊,全志愿望向开得繁盛的白樱,远远看去像是缀了一树的雪。春天到了,他的春天也终于到了。没人能成为他人的救赎,但他仍旧依恋寒冬深处温暖的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