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燃品

投身冰海。

来宣个车,尺J金属徽章,够五十就能做,单价12,不够50就要烧车😭

救救孩子吧

【Ruler x CoreJJ】Never see you again /1

文/乙炔

Alpha 朴在赫 x Omega 曹容仁
关于ABO有一堆私设,有洗标记描写

   

  曹容仁觉得这辈子都避不开朴在赫这个烦人精了。

  和意想中的不同,黏人的大型犬此时只是驯顺地枕在他的大腿上摆弄手机,明明人在身边却要在网络上互动,字里行间笑他是个傻子。明明是伸手就能抱到的距离,朴在赫不再靠近半分,亲密而又不逾矩,外人看来不过是朋友之间无伤大雅的玩笑罢了。

  曾经明明是把一切交付过的人,并肩的信任,生殖腔和后颈的标记,还有悸动的心。Alpha身上甜甜的樱桃酒味让曹容仁不可抑制地陷入恍惚,尽管并不是朴在赫有意为之。

  他仍然记得朴在赫分化那天,队伍里压抑的气氛还没有散干净,年轻的AD不再往日的活力,挣扎在愧疚里的人只留下沉默,小孩应该是慢慢长大的,但现实的压迫让朴在赫仿佛一夜之间褪去稚气,全身都是不合时宜的成熟。分化期要隔离所有的Alpha和Omega,以免信息素干扰对分化产生影响,李圣真去到房间里送完饭,止不住的摇头叹气,无论他怎么劝,朴在赫都不肯吃,心理和生理的压力严重透支了他的体力,如果再不进食强行分化,以后无论什么性别都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注意力和精力大幅下降,根本不可能再继续打职业。

  所有人都一筹莫展,李民浩蹲在门口听到沙哑的闷哼只有着急的份,他又不是Beta。姜灿荣指节轻敲桌面,把朴在赫送到医院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医院的强制分化后果不比当下的要好多少,“容仁你去劝劝他。记得喷隔离剂。”年长的Alpha发了话,扯过椅背上一件没有各色信息素味道的队服外套递给曹容仁。李圣真差点帮曹容仁洗了一个隔离剂澡,憨厚的Beta靠近他闻了又闻才放心让曹容仁进房间。

  “哥?”朴在赫脸色差到极点,嘴唇都泛白,眼睛却还是亮着一团火,灼烧得曹容仁心尖发烫。大型犬立刻凑过去靠在他身上蹭,因为脱力动作都轻了不少,曹容仁揉了揉他乱支棱的头发,熟悉的感觉重新上涌,朴在赫还是他那个长不大的小孩,永远带着光和无法忽视的热度。朴在赫心底雀跃不已,辅助永远不会推开他,所有的拥抱和牵手都会得到温柔的回应,包括现在。身体接触带来的愉悦很快就被疼痛蚕食殆尽,他靠在曹容仁肩头无法抑制地干呕,身体颤抖得厉害,体温攀升却只感到冷,不由自主地抱紧。曹容仁只感觉像是太阳落到自己怀里,但闪烁着快要陨落。

  曹容仁拍了拍他的背,“抱我又好不了,乖乖吃饭。”“不想吃。”朴在赫少有地表示拒绝,体力不支压住辅助一起倒在床上,气息紊乱衣衫不整,像极了事后。曹容仁无奈,毕竟病人最大,哄好了才是最主要的事情,抬头亲吻落在朴在赫嘴角,挣脱虚拢的怀抱。“要我喂你?”狗狗AD立刻点了点头。

  曹容仁转身去拿碗,队服背后的ID赫然是Ruler。朴在赫趴在床上脸上咧出笑意来,勺子到了嘴边强压恶心感很配合地咽了几口,眼前一片发白只能缩回被子里休息,额头上抚过的手掌是唯一让他舒适的感觉,想要挽留嘴里只能发出不明所以的气音。曹容仁不知道是朴在赫是昏过去还是累了,至少体温稍微降下去一点,看起来还是不容乐观,还是没有任何要分化的预兆。

  现在没有任何人知道,曹容仁攥住了过长的队服袖子,蹭掉后颈黏糊糊的隔离剂,他想帮朴在赫一把,同时也有不可告人的私心,罪恶感冒头了一瞬便被深埋。朴在赫喜欢他,这样也无所谓。甜香的奶油味在不算大的空间里弥漫,朴在赫被迫接受Omega的信息素,身体里的纠缠的疼痛更甚,持续了不知道多久,门锁咬合的声音落下,身上的撕扯的不适感像是被风吹散的浓雾一样消失了。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朴在赫知道自己分化成功了。

  他是Alpha,曹容仁的Alpha。

——TBC——

【Ruler x CoreJJ】孤翼难飞

文/乙炔

国际三禁

Ruler 朴在赫 x CoreJJ 曹容仁 

送给某位召唤师,纪念曾经最闪耀的霞洛。

  

  

  “英雄联盟分部的辅助CoreJJ、打野Haru及上单选手Mong与Gen.G的合约期已满,现已离队。”

  

  临别的最后一餐索然无味,即便是松脆可口的炸鸡和甜甜的酱汁都不能挽救糟糕的心情。朴在赫拆开湿巾抹掉手上的油渍和残渣,躺在沙发上看其他人说说笑笑。只有他像个任性的孩子一样,心情不好就丢下食物弃之不顾,明明已经不再是队伍的忙内了。

  

  小小的聚会仍在进行,一如往常所有能相互陪伴的时光,聊一聊新战队,或者某个突发奇想的设计师又搞了什么事情,仿佛在未来的某天依然能够坐在一起,尽管碎裂的悬崖不断逼近最后时刻。

  

  朴在赫依旧无法接受曹容仁要离开的决定,曾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声嘶力竭抛出所有的疑问和满腹的委屈,但他没资格,也同样没有合适的身份去质问。充其量,算个“前任AD”。

  

  成长是万分难耐的过程,是要把所有的眼泪和苦楚吞下去沉默不发一言的隐忍。S6是朴在赫第一次登上顶级联赛的职业赛场,原本打AD位的哥哥转了辅助退位让贤。三星沉寂了良久,AD位的短板始终是隐痛,更是苦苦支撑到季后赛的致命伤,所有人都在期盼朴在赫的登场,能给蛰伏已久的队伍添上能够决胜的筹码。

  

  “你的ID,真够自大的。”表面和善的辅助见他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朴在赫有些难以辩驳,毕竟是自己争夺CoreJJ的位置在先,自然要理亏一层。不过能第一眼看到“统治者”释义的人也不简单,在了解到曹容仁曾经在北美打了几年AD,朴在赫心下了然,但愿还能好好相处。

  

  虽然队伍的状况仍旧没有多大改观,统治力依旧是SKT一家独大,但好在三星胜在韧性。下路组磨合的进是远远出人意料,17岁的年轻AD心态上还是孩子,胜负欲过于强烈几乎占据整个大脑,幸好坐在右手边的辅助感官敏锐发现他的异样,一番开导忍不住自己也相信了,谁知道曹容仁刚刚转型当辅助,外界偏糟糕的风评带来的心理压力不比朴在赫的少半分。

  

  自此以后朴在赫就喜欢黏着他的辅助,尽管有时候也会热情地邀请另一位辅助大人互动,屡次碰到Wraith的冷淡,他还是更偏爱会给予温柔回应的曹容仁。赢了比赛击掌不够,还要抱抱,曹容仁无奈靠在年轻AD的肩上叹气,赢下比赛虽然他也很开心但是表现太激动了吧,拒绝不得只能任由大金毛抱住自己撒欢。

  

  谁都没想到三星能打到世界赛冠军战,Rox tiger才是LCK更看好的一支队伍,可惜一星期前败给已经夺得双冠的SKT。前两局是单纯的碾压,第三局三星的运营显然抵挡住了SKT的攻势,将近一个小时的鏖战才艰难地从志得意满认为要夺冠的SKT手下抢过一分。

  

  朴在赫拥抱过来,眼睛都在发红,不知是激动还是长时间专注电脑屏幕的视疲劳,曹容仁拍拍他的肩膀示意到休息室去,朴在赫就这么抱住他大摇大摆晃进众人的视线。教练无暇顾及腻在一起的两人,尽快安排战术调整队员心态才是当务之急。屋里的温度并不算太高,怀里多了一个人相互传递的热量刚刚好,大脑放松的疲倦袭来,说不紧张是假的,曹容仁自己手指都在微微颤抖,不仅是不停点击鼠标的肌肉酸痛,差一点点,就要功亏一篑。但他不能显露出来,年轻AD情绪受影响要比其他队友大得多,毕竟才刚刚到LCK历练还没满一年。

  

  再次面对镜头的朴在赫感觉呼吸都顺畅不少,尽管队伍的气氛仍旧是沉默,下意识看向旁边的辅助,曹容仁回以微笑,像极了朴在赫撒娇而他不知作何应对,只能低垂眼睛把人圈到怀里的笑意一样。

  

  朴在赫的成年礼物是世界亚军。短短一个多月根本无法平息心中的不甘,仅仅是一线之差,他明明能拥有那座冠军奖杯。闭眼全是闪烁而过的失误操作,民浩哥眼睛里灼热又逐渐冷却的希望,场馆内山呼海啸般对不败王朝的赞美。

  

  曹容仁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朴在赫。满眼泪水鼻尖都有些发红,冒冒失失闯进门,声音满是哭腔地忽高忽低。曹容仁再没分注意力到刚刚开始的排位身上,安静听完朴在赫倾泻完情绪,强压下去的苦楚又悄无声息地生长出小苗,迅速生出尖刺深陷心脏温热的血肉中。朴在赫说的这些他都感同身受,亚军是世界上最大的失败者,他又何尝不知道。满腹的话不知从何安慰起这个刚刚成年的AD,曹容仁只是轻轻抚摸朴在赫有些蓬乱的发顶,“在赫啊,你长大了。”

  

  S7更是没多少人注意到三星这支队伍,新兴势力LZ和春季赛冠军SKT是人们口中的夺冠热门,LPL洲际赛几近全胜的表现,更让人相信来自中国的队伍也是冠军有力的争夺者。小组赛还算轻松,暂且屈居人后并不影响队伍的状态,八强3:0斩落夏冠LZ,四强对阵LPL的WE也是轻轻松松过关,站在对面的依旧是老对手SKT。

  

  拿到到冠军战的资格,冠军皮肤的选定成了偶有休息时间的话题。霞洛当然是不二之选,新英雄强势且满满散发恋爱的甜蜜气息,全世界下路组都梦寐以求的东西。“那要好好加油啊,不然就被抢走了。”朴在赫满口答应曹容仁,说实话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上次的失败刻骨铭心,仍旧不肯消散,况且是把希望全部压到AD身上的版本,他自认不输拿到双冠的Bang,没有着落的不安还是占据心底。

  

  极致运营下甚至兵不血刃就拿下前两局,第三局的SKT显然改变了战术,不断制造麻烦,队伍倒也没吃多少亏,不断拉扯更像是没有意义的互换,什么资源都拿不到手。

  

  或许是这辈子做过最冒险的决定,一定会将自己置于死地,但这也是打破胶着场面的办法之一,再拖下去局面未必对他们有利,朴在赫操控维鲁斯走位向前靠了靠,压低声音对辅助说要上,闪现腐败锁链禁锢住走位靠前的卡尔玛,头顶的血条急速下降,璐璐的盾大招救赎齐齐释放到维鲁斯身上,上单打野分担伤害保下了即将回泉水的AD。在损失了中单后,三星一波上高直接终结比赛。

  

  朴在赫突然撞过来的拥抱还是让曹容仁有些吃不消,紧紧环抱住他的双臂用力过大几乎要勒到他喘不上气,周围喧闹吵嚷,还有主持人用他听不懂的中文宣布些什么,可偏偏,朴在赫的心跳声听得清晰,或许是微妙的身高差使然。微酸带甜的感觉在心底蔓延,不仅仅是守得云开见月明的释然,还有能和喜欢的人并肩站在世界冠军位置上的骄傲。

  

  设计霞洛的回程动作还是有些难度,单人尬舞和双人互动各八秒。曹容仁开了直播,后半段不想再打Rank就打开画图直播设计冠军洛。“站在一起,这样...还要抱一下。”作为职业选手,画出来的东西虽然潦草,但画功还是有的。不知什么时候监督出现在身后,曹容仁太过专注没怎么注意到多了一个人,“然后是不是要亲一下?”

  

  阿西,监督真的会搞事啊。曹容仁暗自吐槽敢怒不敢言,在拳头工作人员注视下公然和朴在赫亲吻,耻度真的要炸裂。四下环顾没见某大型犬的身影,曹容仁放心不少,不然这个提议他没准会软磨硬泡想要加到回城动作里,更可怕的是,曹容仁还没想到什么好办法拒绝。如果只说不行,朴在赫瞬间变成烦人精问他为什么。哪有为什么,有伤风化算吗。

  

  录制冠军皮肤回城动作的当天,朴在赫兴奋地整个人都看起来容光焕发,尽管被曹容仁否定无数双人互动的方案,理由都是太羞耻,但丝毫不影响AD的好心情。可能是过于激动的锅,朴在赫签名获得了三星全员的嫌弃,用左手写都没这么难看。末尾的五角星是他和曹容仁心照不宣的标记,朴在赫想擦掉重写一遍,但旁边的辅助已经流畅地签好名并画上五角星,他突然不愿意改了,曹容仁也不太理解年轻人总是变动的想法,无奈任凭朴在赫把他拉到录制间。

  

  方案还是采用了最简单的捧杯后拥抱,结果却不尽人意,回城特效拥抱被省略掉了,朴在赫的哀嚎几乎响彻基地。在开开心心欣赏冠军皮肤的众人中间显得格外突兀,甚至吓到隔壁绝地求生分部来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曹容仁当机立断双排邀请朴在赫,选好位置,“在赫不满意的话也还是要用的吧,毕竟是我们自己的皮肤。”果然朴在赫安静不少,嘴里还是小声嘟囔录制回城动作根本没用什么的。关键时候还是要辅助救世,Gen.G全员决定当曹容仁的迷弟(哥?)五秒钟。

  

  漂亮的开团合作,AD斩获三杀,并立回城的霞洛头顶上是Gen.G Ruler 和 Gen.G CoreJJ,朴在赫拖动鼠标购买装备,好像也没那么差,只要他和容仁哥在一起就够了。

  

  状态起伏也很好地体现在成绩上,夏季赛回暖却仍旧不敌KT,熟悉的冒泡赛未能阻拦他们的脚步,只可惜止步十六强。

  

  “上个赛季好没参与感啊,其实我蛮想要狮子狗的。”

  “之前陪在赫选了很美的霞洛组合,有机会的话塔姆也可以啊。”

  ......

  

  朴在赫望向了曹容仁,仿佛下一刻就会消失不见一样,在职业生涯面前谁都没办法任性干预,橙汁卡在喉口咽不下也吐不出,人工合成香料的甜腻还是溶解不了心底隐隐的疼痛。尽管现在通讯发达,终究是隔了无法逾越的屏幕和一整个太平洋,无法做到感同身受,连比方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差异日趋增大,最终的结局也是注定的冷漠。

  

  他舍不得,舍不得丢掉如此契合自己的辅助,舍不得每次示爱后无一例外温柔的回应,舍不得他的洛就此走向山高水阔的没有他的未来。

  

  这样也很好。满脑子即将分离的念头里突然冒出了不和谐的音调,如果相聚是注定的分离,那么和容仁哥已经很幸运了。在一起是令所有人钦羡的下路组,事业和感情有了对方才得以完美无瑕。洛注定不会困在小小的荒原之内,尽管有他挚爱的霞陪伴,更大的天地,更广阔的舞台才是战斗舞者的心之所向。霞无论如何,她坚守着复兴瓦斯塔亚的理想,哪怕是再次孤身一人。

  

  甜蜜美好的旧梦属于过去,一切都是新的开始。

  

  而最残酷现实的事实是,我们一直在追寻陪伴,但却终于明白灵魂永远是孤独的,再相爱的人也不能在灵魂上同行。

  

  


——END——


【Ruler x CoreJJ】时差效应 /R18

文/乙炔
时差效应:可以指不适应变化带来的身体不适。
养成被反扑的故事,ooc,有点黑的尺子,一脸懵逼的扣酱,R18,慎入。

  曹容仁恍然对身边的朴在赫有种陌生感,只是依凭直觉。目光落在旁边正在看手机起兴的ADC身上,容貌和印象中的别无二致,一闪而过的奇异感觉还是让他不适地皱了皱眉。
  “怎么了哥,我有那么难看吗?”突然凑过来的朴在赫让曹容仁下意识往后避了避,人总有在物体突然来袭的瞬间躲闪的本能,他这样告诉自己。朴在赫一脸可怜兮兮,显然被抛弃的样子,大型犬一般蹭了蹭曹容仁的肩膀。“没有啊。”对于兀自靠在怀里的ADC,曹容仁一向拿他没办法,自带三分可爱的脸绝对是罪魁祸首,偏偏曹容仁没有丝毫应对的头绪。还是像以前一样爱撒娇,像是蛋糕上唯一甜美诱人的草莓,想让人咬一口的可爱。
  此行朴在赫各种找借口死乞白赖要去曹容仁家,在朴在赫不讲道理的轰炸下曹容仁只能答应。被某金毛犬用力抱到快窒息的曹容仁安抚地选择了回抱,同时心满意足地想是不是能把养了快两年的ADC吃掉。

  理想美好,结果惨淡。

传送面板

——END——

这对想写很久了。现在才动笔,写到生不如死。希望尺J新年继续甜下去。还有我一直想叫CoreJJ王妃怎么办(手动笑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