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燃品

投身冰海。

【Ruler x CoreJJ】Never see you again /1

文/乙炔

Alpha 朴在赫 x Omega 曹容仁
关于ABO有一堆私设,有洗标记描写

   

  曹容仁觉得这辈子都避不开朴在赫这个烦人精了。

  和意想中的不同,黏人的大型犬此时只是驯顺地枕在他的大腿上摆弄手机,明明人在身边却要在网络上互动,字里行间笑他是个傻子。明明是伸手就能抱到的距离,朴在赫不再靠近半分,亲密而又不逾矩,外人看来不过是朋友之间无伤大雅的玩笑罢了。

  曾经明明是把一切交付过的人,并肩的信任,生殖腔和后颈的标记,还有悸动的心。Alpha身上甜甜的樱桃酒味让曹容仁不可抑制地陷入恍惚,尽管并不是朴在赫有意为之。

  他仍然记得朴在赫分化那天,队伍里压抑的气氛还没有散干净,年轻的AD不再往日的活力,挣扎在愧疚里的人只留下沉默,小孩应该是慢慢长大的,但现实的压迫让朴在赫仿佛一夜之间褪去稚气,全身都是不合时宜的成熟。分化期要隔离所有的Alpha和Omega,以免信息素干扰对分化产生影响,李圣真去到房间里送完饭,止不住的摇头叹气,无论他怎么劝,朴在赫都不肯吃,心理和生理的压力严重透支了他的体力,如果再不进食强行分化,以后无论什么性别都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注意力和精力大幅下降,根本不可能再继续打职业。

  所有人都一筹莫展,李民浩蹲在门口听到沙哑的闷哼只有着急的份,他又不是Beta。姜灿荣指节轻敲桌面,把朴在赫送到医院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医院的强制分化后果不比当下的要好多少,“容仁你去劝劝他。记得喷隔离剂。”年长的Alpha发了话,扯过椅背上一件没有各色信息素味道的队服外套递给曹容仁。李圣真差点帮曹容仁洗了一个隔离剂澡,憨厚的Beta靠近他闻了又闻才放心让曹容仁进房间。

  “哥?”朴在赫脸色差到极点,嘴唇都泛白,眼睛却还是亮着一团火,灼烧得曹容仁心尖发烫。大型犬立刻凑过去靠在他身上蹭,因为脱力动作都轻了不少,曹容仁揉了揉他乱支棱的头发,熟悉的感觉重新上涌,朴在赫还是他那个长不大的小孩,永远带着光和无法忽视的热度。朴在赫心底雀跃不已,辅助永远不会推开他,所有的拥抱和牵手都会得到温柔的回应,包括现在。身体接触带来的愉悦很快就被疼痛蚕食殆尽,他靠在曹容仁肩头无法抑制地干呕,身体颤抖得厉害,体温攀升却只感到冷,不由自主地抱紧。曹容仁只感觉像是太阳落到自己怀里,但闪烁着快要陨落。

  曹容仁拍了拍他的背,“抱我又好不了,乖乖吃饭。”“不想吃。”朴在赫少有地表示拒绝,体力不支压住辅助一起倒在床上,气息紊乱衣衫不整,像极了事后。曹容仁无奈,毕竟病人最大,哄好了才是最主要的事情,抬头亲吻落在朴在赫嘴角,挣脱虚拢的怀抱。“要我喂你?”狗狗AD立刻点了点头。

  曹容仁转身去拿碗,队服背后的ID赫然是Ruler。朴在赫趴在床上脸上咧出笑意来,勺子到了嘴边强压恶心感很配合地咽了几口,眼前一片发白只能缩回被子里休息,额头上抚过的手掌是唯一让他舒适的感觉,想要挽留嘴里只能发出不明所以的气音。曹容仁不知道是朴在赫是昏过去还是累了,至少体温稍微降下去一点,看起来还是不容乐观,还是没有任何要分化的预兆。

  现在没有任何人知道,曹容仁攥住了过长的队服袖子,蹭掉后颈黏糊糊的隔离剂,他想帮朴在赫一把,同时也有不可告人的私心,罪恶感冒头了一瞬便被深埋。朴在赫喜欢他,这样也无所谓。甜香的奶油味在不算大的空间里弥漫,朴在赫被迫接受Omega的信息素,身体里的纠缠的疼痛更甚,持续了不知道多久,门锁咬合的声音落下,身上的撕扯的不适感像是被风吹散的浓雾一样消失了。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朴在赫知道自己分化成功了。

  他是Alpha,曹容仁的Alpha。

——TBC——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