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燃品

投身冰海。

【JackeyLove x Baolan】花冠 / 1

文/乙炔

HP设,蛇院水x鹰院蓝

私设在学校不叫本名叫ID,私设如山。

  

  

  “那个,谢谢。”正当喻文波做贼心虚收起魔杖,身后微弱地道谢声还是让他动作一滞。他刚刚不是给朋友显摆障碍咒失手不小心把其他同学绊倒了吗,为什么还会有人道谢。

  “没想到天才巫师JackeyLove喜欢替别人出头啊。”身边霎时炸开一片窃窃私语,喻文波更加不可思议,人群过度拥挤转身略微困难,还没看清就眼前一黑撞上硬物。“对不起对不起。”还是那个声音,站在他身后的男孩同样捂着额头,透过雾蒙蒙的镜片看去,墨色眼睛蓄满泪水。

  穿深色斗篷的冒失男孩先向喻文波伸出手,“我叫王柳羿,Baolan,刚刚只是想鞠躬作为感谢的没想到...”真的好有礼貌,喻文波还是弄不清楚他为什么要向自己道谢,还是握住那只手,微微欠身回礼。“我叫喻文波,JackeyLove。”

  那只手微微颤抖,手心处尽是湿黏黏的汗,不知是紧张还是夏夜的雨雾太过阴冷,触感也是微凉的。“就他那种人也能攀上JackeyLove?还是靠父母,不然就一个哑炮怎么能上魔法学校。”身边嘈杂的声音多了几丝不和谐的议论,喻文波自然明白,他的障碍咒就是不小心碰到这些正在背后说人坏话的,刚好弄拙成巧,能多交个朋友也很好。

  “同学们,安静一下,我们要分院了。”洪亮的男声在礼堂遮盖了所有的异动,就连高年级学生也停下了交谈,目光齐齐向新生们投来。

  喻文波微微后倾身体,胳膊轻轻向后顶几下企图获得王柳羿的注意,“Baolan你最想去哪个院啊?”“我吗?能来这里就很幸运了。想去的话...斯莱特林吧,那里都是有能力的人。”轻轻柔柔的嗓音听起来极为悦耳,见人的想法和自己的相差无几,兴奋地回应还没来得及出口,台上身披黑袍的男巫就已经叫道“JackeyLove”。

  喻文波只得一路小跑冲到礼堂最前面,坐在三腿凳上有些紧张地等待分院帽。暖烘烘的布料紧贴头发,头顶怪模怪样的嘴巴大喊出“斯莱特林”。完美,正合心意。

  斯莱特林桌的人齐齐欢呼鼓掌欢迎喻文波,其中不乏过于热烈的问好迫于无奈只能一一回应完才能做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再向台上张望的时候已经不见王柳羿的身影,右边的位置依然空空如也。向旁边高年级的学长打听后才知道,那个男孩被分去了拉文克劳。他下意识地看向邻桌,恰好碰上依然带着蒙蒙水汽的眼睛,王柳羿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头,迟疑了一会才肯重新把目光转回来,向他挥挥手权当问好。

  

  开学的新鲜感很快让喻文波把分院仪式和王柳羿抛诸脑后,一切的课程对他来说并不算难,开小差的间隙稍微听讲一下就能掌握,直到舍友告诉他这个星期五第一节课就是占卜课。

  “一年级就开占卜课还是必修,要我死吧。”喻文波如同死鱼一样扭曲地躺在床上,听说所有的占卜课教授都是疯疯癫癫还喜欢编一些唬人的预言给你一个惊吓,控诉毫无办法,就算他再怎么拖延,星期五还是如约而至。

  从乱糟糟的衣物堆里找出巫师袍,喻文波无精打采地套上衣服,一路浑浑噩噩来到斯莱特林休息室。窗外浅绿的水波还有偶尔游过的漂亮小鱼已经完全不能吸引他的注意了,再怎么神奇,看两个月谁也会腻,喻文波都不想再看千篇一律的早餐,薄饼一卷闭眼把所有的食物塞进嘴里,滚烫的酱汁迸溅,喻文波感觉自己咬开了一块刚刚凝固的石头,里面的黏稠岩浆流出烧伤了他的舌头。

  “嘶...”倒抽一口凉气,他也不得不很没面子地把嘴里的东西吐到盘子里,旁边的姜承録很好心地递上纸巾,喻文波接过抹了一把,瘫在椅子上张开嘴缓过于灼烫的那股痛意。过了一会他才大着舌头含含糊糊说出感谢姜承録的话。

  

  满屋子香薰的味道几乎要把喻文波熏晕,他都能感觉到舌尖上沾到了香灰,忸怩至极的味道,喻文波吐了几口还是吐不干净只能作罢。占卜课教授说话音调拖得极长,像是唱祝祷词一般,一小簇炭火烘得教室空气极其温暖,只是站在原地,喻文波都想睡觉。

  “好了,孩子们,现在按桌上的名字坐吧。”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句话是有用的了,喻文波晃晃脑袋赶走睡意,从教室后面开始一排一排寻找自己的名字。每往前一步他的心就沉一分,又要坐得离教授近一点了,喻文波虔诚至极地祈祷,下一个就是下一个就是,最好和shy哥坐在一起,同一个院至少上课不会打小报告说他睡着了。

  姜承録和他同行到半程就直奔The shy的标牌而去,看上去和同桌的格兰芬多学生是熟人,完全把内心满是悲愤的喻文波抛在脑后。

  完美,在第一排。喻文波撒气一般把书包往桌洞里一丢,整个人跌落到椅子上,了无生气如同一尊塑像。“Hi,杰克我们又见面了。”蓝色背景徽章上是只展翅高飞的鹰,声音也是意外地熟悉。“宝蓝?”喻文波歪头看人,两个月过去王柳羿还是那样瘦瘦小小的一只裹在黑袍子里面,可见拉文克劳的伙食也不怎么样,内心突然有些平衡,是有人同样受罪获得的心理安慰。

  “孩子们,拿起面前的茶杯,选择桌子上的一只银壶倒进去,用心看,告诉我你们看到了什么,在七点之前给我答案。”教授的要求已经非常明确,但桌上的茶杯只有一只。“你先吧。”王柳羿看上去还是有些拘谨,捏住袖口边缘,说出口的声音只有他们听得见。

  喻文波也不遑多让,早早做完就能休息何乐不为,在桌上几个不过巴掌大的银壶之间看了一圈,随意拿起一只,浅金色的液体从弯曲的壶嘴倾泻而出,堪堪盖住了杯底他就停了手,壶里能盛装的液体太少了,倒完了万一王柳羿和自己选一样的怎么办。

  瓷白的底映得浅金色愈发明亮,喻文波死死盯住杯底试图想从中看出什么,可惜除了不断沉底的闪光颗粒,他什么都看不到,困意上涌,整个脑袋都快要塞进杯子里。教授巡查即将到他们桌的瞬间,王柳羿眼疾手快把喻文波拍醒,喻文波就算起床气再大,这也是在课堂,不满地嘟囔一声还是向同桌道了谢,他可不想因为上课睡觉扣斯莱特林的分数。

  “看来我们的天才巫师对占卜不是很感兴趣。”占卜课教授还是发现喻文波睡眼惺忪的样子,摇摇头话语里并没有责备的意思。看来扣分是免了。喻文波松了口气,眼前的杯子被拿去,同样是教授看那浅金色的液体,颤抖的女声瞬间让还在迷糊的喻文波清醒了。

  “这...这是你自己的吗?”“是的教授。”喻文波连同身后的王柳羿有些奇怪地望向裹了丝绸披肩的女巫,难道有什么关于未来的不幸预言?

  “我看到了蛇盘踞在水晶上,被猛禽吞噬殆尽。注定的厄运!这是斯莱特林的专属魔咒吗,哦不亲爱的...”似乎陷入谵妄状态的占卜课教授连茶杯都拿不稳,摔落到桌子上,幸好杯子依旧完整,四散飞溅的液体流了一桌。墙上时钟叮叮当当地响了,提示所有人已经到了七点,教授检查他们的时间。

  王柳羿一脸疑惑,和喻文波面面相觑,但教授已经回到她的位置上,茶杯里的东西也都洒了,想要亲眼看到预言的景象已经不可能。“什么是斯莱特林的魔咒?”王柳羿抽出魔杖,念了个清洁咒把脏乱的桌面整理干净,茶杯自动飞回原位,浅金色的液体被瞬间蒸发不见。

  “谁知道,她乱说的也不一定。”喻文波懒洋洋地往椅子上一靠,他对占卜向来抱怀疑态度,什么注定的厄运,是他注定今天早上吃早餐烫伤吗?如果是这样那还测得真准。

  王柳羿也选了那壶显示了“厄运”的液体,同样的,浅金色里什么都没有,除了两人努力瞪大眼睛的倒影。

  “看吧,都是骗人的。”喻文波抬手打了个哈欠,收拾收拾书包准备下了课开溜。“还是等等吧,我去图书馆给你查查。”王柳羿显然还是相信了教授的胡说八道,一脸担忧看得喻文波想笑他。“没事,你是拉文克劳的,斯莱特林的魔咒肯定轮不到你。”

  “不管,对这种事情还是要慎重,今天晚饭后到图书馆见。”喻文波这种对自己未来漠不关心的样子似乎有些惹恼了王柳羿,背起书包抛下强硬的邀请就离开了,连回绝的余地都没有。

  喻文波半张着嘴目瞪口呆,但是人家都这么说了不赴约也不太好,起身跟上斯莱特林的队伍撤离了这间过于催眠的教室。

——TBC——

大概是中长篇,不出意外没事的话日更。

感谢 @开始到现在 不厌其烦地被我骚扰真是辛苦你了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3)

热度(99)